儿童启蒙教育专业委员会成立 探索早教系统化标准化之路

儿童启蒙教育专业委员会成立 探索早教系统化标准化之路
2019年12月01日 11:41 新浪教育

  早期教育是教育的起点,也是人生中最重要的发展阶段。然而据统计,截止到2019年,我国早教市场渗透率不足10%。即便是在一二线城市,出现问题再到网上搜答案,甚至直接把孩子丢给老人带的情况依然非常普遍。父母没有系统地学习早教知识的条件;找不到适合的学习机构;好的机构费用高;早教课频率太低导致无法适应孩子的需求等问题的凸显,让“早教”成了一件“门槛极高”的事情。

  11月28日,“中国关工委儿研中心专家委员会儿童启蒙教育专业委员会”(以下简称:儿童启蒙教育专业委员会)在北京成立。著名学者、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儿童发展研究中心领导以及小步在家早教创始人兼CEO彭琳琳,对早教市场“系统化”、“标准化”及早教普及的问题进行的进行了交流。

  中国关工委儿研中心专家委员会儿童启蒙教育专业委员会委员、小步在家早教创始人 CEO彭琳琳(左四)、小步在家早教联合创始人、小步内容研发总负责人张楠(右一)

  以80后、90后为主的新手父母已经充分意识到了早教的重要性,但是却普遍缺乏早教知识,很多父母仍然停留在读儿歌和单纯玩游戏上。但实际我们上需要的是全面的,系统的培养孩子面向未来的能力,而不是单一的某一项能力。

  首先,孩子发展非常迅速,各方面的能力提升是相互作用的结果,早教课程应该是综合的,要通过多学科的融合来培养孩子的各方面能力。其次,孩子在不同月龄都有不同的敏感期和特点,早教过程既要符合婴幼儿的发展特点,又要考虑到每个孩子的个体差异。所以如果家长依赖网上碎片化的亲子知识,而不是系统学习的话,很难从根本上解决孩子早期一系列的成长问题。

  对此,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儿童发展研究中心秘书长、北京吉林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社会心理学院院长、教授、中国科学院工程学硕士邬明朗教授认为,早教是一种启发性的教育,而不是灌输性的。我们要为家庭提供一些成系统的早期教育内容,让家长可以根据我们提供的课程和内容给孩子进行一种启发的教育。我们要启发孩子去探索,目的是让孩子主动去探索。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教授、中国教育学会、儿童教育心理研究分会副理事长王书荃教授分享道,“早教过程要‘系统化’。现在有关早期教育内容和方法真是多得眼花缭乱,而且这些信息的特点是零零碎碎,很碎片化,家长对这么多信息不知道怎么辨别,怎么取舍。

  有的家长育儿方法学了不少,但到头来还是不全面了解自己孩子发展到底是怎么样,也不知道怎么促进孩子长远发展。

  问题在哪儿?就在于家长所学没有系统性,不能系统的了解孩子整个生长发育过程和特点。所以就不能给孩子创造一个适合孩子生长,孩子特点的环境,这就是问题。”

  遗传、环境、教育是影响孩子成长与发展最主要的三大因素。刘传德教授说:“遗传占了很小的一部分,环境是可以改变的,而教育从小一直到大,孩子的教育在6岁以前是非常重要的,甚至是关键时期。”在讨论中,吴瑞华教授认为,早教要多指导,这对启蒙阶段的孩子更重要。我们对家长也是要起指导的作用,让他来做。

  90后的家长都是互联网用户,他们的特质是愿意为知识付费。樊春雷教授表示,早教行业需要科学并且专业权威的声音,所以成立儿童启蒙教育专业委员会很关键。

  好的教育资源在全世界都是稀缺的。以谷歌幼儿园为例,即便父母是硅谷的员工,仍然需要以10:1的比例进行抽签,才能入园。而对于国内的多数孩子来说,能顺利的到一所公立幼儿园就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情况。0-3岁更是如此。通过数据显示,如果再向下沉,由于师资力量薄弱,家长的专业能力不足等原因,国内大约90%的孩子还不具备早教条件。

  “教育平权一直是我的一个理想”,小步在家早教创始人兼CEO彭琳琳说。教育平权就是一定程度上,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能够让这90%的孩子以最便捷的手段,获得最科学的早期教育的方法和资源。而不是因为家庭是处于偏远的地方,或者家庭经济收入相对比较低,就让这些孩子失去了获得早期教育的机会。

  今年9月,小步就曾携手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联合发布了《0-6岁儿童能力发展线上测评体系》,将科学早教工具化、标准化,为早教课程的设计,以及千人千面的定制化提供了依据和标准。彭琳琳说,小步收集了上万份样本,去分析家庭收入、抚养人文化程度等因素在孩子成长的不同阶段对孩子的影响。小步要做的事情是希望给这些家庭提供一些帮助。小步提供了大量的免费资源,包括了理论也包括了实践,就是希望能够帮助到更多的家庭。

  据悉,小步在家目前已累积900多万用户,有6000+的亲子游戏的智能游戏馆,免费开放。

小步在家早教

高清美图